恶魔

脑洞巨大,文风常变
专业炼毒一百年,话唠晚期治不好

【盛航】(沙雕图文)专场有风险 搭档要谨慎

→一个突如其来的沙雕脑洞段子,毫无逻辑逻辑可言

→都是瞎jb编的,半个字都不要信,千万不要当真

→但是祝福每位演员的心是真的


——五队后台

饼&四:(表面)我觉着你俩搭档不少时间了,要不办个小专场吧~

盛&航:好的没问题,多谢饼哥厚爱!!!

饼&四:(实际)年底了人又不够了,再不冲业绩就来不及了……


——申请场地中

查看详情▼

大马:【笑容逐渐消失.jpg】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

霄航:【瑟瑟发抖.jpg】我同意!!!


——于是

大马:怎么样 我们反其道而行之——助演都用临时组合!

霄航:我觉得我们可能不是同一个想法……


—END—


————————————————————————

脑洞来源是翻节目单看到的几个 有很多相似操作 狼灭配置 的小专场……

结果突然又想起来今年刚刚看了霄盛和霄航在南京的小专场……我就后悔了orz


附送一个本来想直接发的沙雕图:


【都是恶搞的,别当真,还是祝两位老师前程似锦~

【天史】小段子三则

-涉及 史岳,闫史

-深夜产物,不喜勿喷

-似乎找回了我以前的文风?


————————————————————


《山不到我这边来,我就到山那边去》


和岳云鹏裂穴之后,史爱东再没为谁做过大褂。

一身黑色,走过遍地经年。


李云天一直觉得黑色大褂寒酸得很。

但每到封箱,他还是会把自己唯一一身黑大褂仔仔细细的熨好,再板板正正地穿上。


走到熟悉的位置,两人深鞠一躬。


————————————————————


《人的一生会遇上三个人,一个是最爱你的人,一个是你最爱的人,一个是陪你共度一生的人》


“人的一生会遇到两个人,一个温柔了岁月,一个惊艳了时光。”


对于史爱东来说,温柔他岁月的是岳岳,惊艳他时光的是亮亮。

只是,岁月蹉跎,时光辗转,最终他都没能留住。


岁月流逝,时光不回,剩下的,只有苍老与衰败。

还好,他并非独自一人。


————————————————————


《红玫瑰与白玫瑰》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

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

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史爱东对此深以为然奉为圭臬。

李云天觉得这话没有任何道理。


什么颜色的玫瑰都会凋谢;

明月光从来不属于自己;

朱砂痣看不见摸不到。

蚊子血至少在自己身上流过;

饭黏子起码能填饱肚子。

人总还得继续活着。


————————————————————

【天史】最浪漫的事

系列设定取自 @德云社的小军烨 《如果另一个平行空间,相声搭档必须结婚……》【已授权,感谢】

同时感谢@爬墙太快就像龙卷风🌪️ 和我一起讨论的很多相关内容~【比心】

平行世界 搭档结婚设定【划重点】

长篇流水账预警,单人视角独白预警,ooc预警,泥塑文学预警

→CP缩写不分前后全年龄向,无直白感情描写

→不喜勿入,及时点叉,谢谢合作

本文搭配BGM:《往事只能回味》《最浪漫的事》


——4:00 p.m.

“‘德云社捡了从前的糟粕!要说相声的搭档组穴结婚!’——这事儿啊早在十好几年之前就在天津相声界传遍了,当时就有不少人跳出来,又是骂闲街又是砸场子,都喊‘让姓郭的滚出圈子!’

“就因为这个,哪怕后来德云社已经在北京站稳脚跟,还遍地开花到处建分社了,可天津的分社还是黄了。

“所以说直到现在这天津卫和长安城,一个是从前的老恩怨,一个是后来的新批斗。不是咱抱残守缺墨守成规,这说到底就是一些人的面子问题,毕竟咱中国人一向讲究这个,没办法……”

 

没办法个屁!

李云天今儿来盯一堂学员的快板儿课,算算时间已经是迟到了五分钟。他这边正紧赶慢赶往里走,没成想打老远就听见里面儿杨鹤通正嘚嘚个没完的声音。李云天心说你个捧哏的是嫌平时台上话太少了吗怎么这会儿哪壶不开提哪壶,还没等他打开手机留个嚼舌根的证据倒是里面的杨鹤通先看见了他。

 

“哎呦你怎么才来啊,迟到扣钱啊赶紧的,我这儿一个人说单口呢这是……”杨鹤通说着把他拽进来,自己收拾收拾东西干脆利落的走人,“走别忘锁门啊!”

“知道知道……又不是我的场子,扣也不是我的钱。”李云天嘴里嘟囔着抱怨,话倒是没说错——今儿本来是史爷的课,结果上午这人给他发微信说要去趟医院,才让他来跑一趟。

 

又怎么了?感冒了?没见咳嗽没见病的啊。

手术复查?不能啊,算算日子最近那回不也都一年多了……

身上出问题了?不能啊前些日子单位不是刚统一体检完吗,自己因为痛风还被医生拉着嘱咐一通,这老头儿倒是嘛事儿没有吃嘛儿嘛儿香的……这大夫也太偏心了!怎么不说说这老头儿抽烟的的毛病?!什么年代还抽卷烟不怕肺抽穿了呢?!

 

李云天这边儿趁着学员练习正跑神儿,兜儿里手机倒是一个劲儿地震,他还以为是史爱东这碎嘴子找他,结果掏出来一看,是四队的小群里有人正艾特他——

刘鹤龙:[图片]举报某些人不好好上课还摸鱼走神!!!

杨鹤通:@义薄云天 你丫怎么回事儿!能不能做个师哥的榜样!

杨鹤通:@人中龙 你赶紧的早点儿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刘鹤龙:知道知道

刘鹤龙:@义薄云天 上课摸鱼!作为师弟瞧不起你!

范霄琦:@义薄云天 上课摸鱼!作为师弟瞧不起你!

杨鹤通:@义薄云天 上课摸鱼!作为师弟瞧不起你!

陈九品:@义薄云天 上课摸鱼!作为师弟瞧不起你!

王霄颐:@义薄云天 上课摸鱼!作为师弟瞧不起你!

史爱东:教子无方 见谅[抱拳]

李云天:我去你的吧!

史爱东:这是我的词 你这叫刨活

李云天:带着你的包袱 滚

史爱东:那算你不孝

 

他奶奶的……刘鹤龙这小兔崽子提前溜号就算了,居然还长本事了敢打小报告!就说这在相声后台长大的都得躲着点儿……

还有史爱东这死老头儿居然跟着一块儿欺负他!人家搭档两口子不两口子的另说,多少也是一致对外吧?他这可倒好,见天儿变着法儿跟外人一块儿欺负他,知道的这是史爷爱逗愣,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俩什么关系……真拿自个儿当爹了!

就说说相声的没好人……不对,这好像把自己捎带进去了。

……唱快板儿的没好人!

 

“师哥,”小学员怯生生地拿着板儿凑过来,“这句我老顺不下来,您能给我说说吗?”

“哪句没事儿随便问啊,咱打小儿坐科学的就是李派,你随便问!”

 

……

他是说评书的,对,这是他最近的主业嘛,快板儿是以前,不作数,不作数。

 

 

——5:00 p.m.

下了课天儿不早了,李云天自己开车回去,关上车门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没见着史爱东的消息,倒是李昊洋的微信头像上亮着一个红圈圈。打了两行字,李云天把手机放在旁边的支架上直接开了语音,开始了一边聊天一边开车的危险驾驶行为。

俩人聊了没几句正文儿,对面忽然加进来一个声音——

“呦根儿哥!刚散场?” 王昊悦的声音很有辨识度。

“嘛啊,给学员上课去了,替史爷盯班儿。”

“史爷呢?”

“谁知道又……”李云天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儿了,“哟坏了,我还说今儿晚上我做饭来着……这可倒好,他把活儿扔给我了,我哪儿有空做饭啊!这回去还不知道家里有没有菜呢,跟你说史爷这毛病真是……让他学学做饭他也不学,天天还没事儿点外卖,那玩儿不一定干净我跟你说……你说那锅碗瓢盆也是花钱买的你用用怎么了,就是嫌刷碗麻烦!能费多少水啊又不缺这点儿钱,最可气蒸个米饭他都跟我说不会……哎你俩天天也跟家里吃外卖吗?”

李云天这边儿嘴皮子倍儿溜半句话都让人塞不进去,另一边王昊悦跟李昊洋已经克制不住翻白眼了——这叫什么来着?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史爷这个碎嘴子可算是有传授了……

“得嘞根哥,我就是来喊人吃饭的,”王昊悦赶紧把话头拦下来,“老关还等你喝雪碧呢……”

“喝什么雪碧!让他赶紧打针吧他!”

两边笑着关了视频,屏幕黑了下来,李云天看着前面的红灯,脑子又放了空。

 

要么说史爷不是一般人——懒是真的懒,贫也是真的贫。虽说俩人的节目成天翻头,可大平哏还能挤兑他几乎说不下去,也是独一份儿,想想上一个这么干的还是侯爷……他这都赶的什么搭档啊?!

当初在哈德他怎么就瞎了眼觉着这人还不错呢?

不过那时候不看好他们这一对的人真的很多,准确的说是不看好他的人很多。到现在觉得他配不上史爷的也大有人在,原因无非就是觉得他台上不够火爆,风格也迎合不上观众的口味,空有基本功没有什么包袱罢了。这些他不在意,毕竟不可能所有人都夸你,人无完人么,很正常。

但是说他年纪小经验少他就不高兴了,这玩意儿能看岁数吗?是,这老不正经的比他多活快二十年,所以呢?都是打小儿学艺,要说相声门那史爱东可比他入门晚了不是一年两年,你想看你让他去逗哏啊!他逗一个试试!

还有内帮天天喊史爷真帅的,这一脸褶子哪儿好看了!一脑袋白头发也不染染,就那几根毛儿,还天天拢,拢完那拢子齿儿有几根儿都数的过来!没事还学人家小姑娘买面膜,黄土都埋到鼻梁子了,还觉着自己十八呢,这不觉闷的!你根哥才三十出头呢!看看咱这脸!咱这发型!咱这穿搭!不比那老不正经的强……

 

“滴——!滴——!”

一阵喇叭声给正照镜子臭美的李云天吓一跳,他这才看见前面已经变灯了。轰了一下油门,李云天赶在后面的车骂街之前扬长而去。

半路上李云天给史爱东打了个电话,意料之外地,对方接的很快——

“喂?”

“你在家啊?”

“对啊。”史爱东的声音听着劲头十足,不像有什么事。

“去医院怎么样?”

“什么?——不是,我今儿是给老太太取药。”

“哦——家里还有饭么?”

“嗯……等我看看,”对面传来踢踢踏踏的声音,应当是去了厨房,“还有点儿昨天剩的,不太多,可能不够。”

“你也不提醒我一声,这个点儿再做来不及了。”

“外面儿炒俩呗。”

当然也只能这样了。“还楼下那家?”

“嗯,俩就够了,干的还有。”

“行,一会儿就回去。”

 

——5:30 p.m.

车停在自家车位里,李云天走着去了小区门口常去的餐馆。正是饭点儿,店里生意还算不错,老板见他打了个招呼就转头又去招呼客人了,李云天也就随便找了个座位等着。

说起来现在住的这个地方还是史爱东的房子,这家店也是当初史爱东带他来的。那时候刚搭档,他过来找人对活,一直到挺晚的,史爱东就直接带他到楼下这家店吃了饭。他当时在北京也没有房,一直都是租房子,也为了离剧场近一点儿,后来搭档之后为了对活方便就搬过来了。

其实也是被邻居投诉的差不多了。

天地良心,他一个说相声的,早起练练快板有什么问题?再说业务水平他也自信在平均水平之上,那平时剧场里人家鼓掌叫好他都不一定开口呢,这白听的还有意见了!

反正搬过来之后才发现这包工头儿老头儿还真是有点儿能耐,也不知道这老房子怎么装修的,反正隔音是真不错,俩人就隔一堵墙,居然还能各自还能练各自的,也没见有邻居来敲门。

 

可是扪心自问,他不是最适合史爷的那个。

不管是小岳岳还是大师兄,几乎都是史爷一步一步带出来的,两个人合作环环相扣,场面火爆的很。可到了他这儿,也不知道是史爷累了还是他不着急出头,总之就是一下子停滞了,虽然也是能攒底的,但是总还是和史爷之前的时候比差了点儿东西。

搭档之间,两年三年都是个坎儿。所以三年的时候他就问过史爷,要不要换了。他记得当时也是年底,外面正下着雪,俩人就在饭桌上对坐着吃饺子——这么想可能是冬至的时候。

其实他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反正憋了挺长时间的,可能也是那天饺子吃舒坦了,就给问出来了。

 

——2017年冬

史爱东一边儿吃着一边儿看手机,对面李云天正往碗里倒醋,也不知道走神儿走哪儿去了,眼看都装了小半碗,史爱东忍不住拿筷子敲了对方碗边儿,“叮”的一声给李云天吓一跳,这才把醋瓶子收回去。

史爱东歪头看了看对方的眼睛:“怎么眼神儿发泞呢……困啦?”

“没,我倒点儿醋……”这话说得李云天自己都心虚,“赶紧吃一会儿凉了。”说着给史爱东夹了个饺子到碗里,然后低下头盯着自己的碗吃得一脸认真。

史爱东看着碗里的冒着热气饺子倒也没客气,蘸了两蘸又吹了吹热气才送进嘴里,看着对面碗里的醋泡饺子,忍不住就逗两句:“还挺好,酸儿辣女。”

被调戏的李云天下意识又要炸毛,又忽然收住了:“想要你再努努力啊,反正咱俩也三年了……”也该散了。

本来就是随便逗一句,没想到今儿这人居然也学会不按词儿来了,奈何史爱东也是个顺杆儿爬得快的,压过身子就凑了过去:“哟,怎么着今儿想通了?早说啊大爷还行着呢~”说着还使了个相。

李云天完全是愣了不知道几秒才咂摸出来这话的意思——合着说了半天俩人根本就不在一频道上。

当初俩人能搭到一起很大一部分也是因为同是快板门出身,都不想被相声的什么规矩束缚,凑在一块儿起码不会耽误了别人。好说歹说相安无事过了三年,这会儿居然还打他主意来了,个老不正经的!

“滚!”李云天气的想扔盘子,可盘子里还有饺子,关键盘子𤭢(cèi)了他心疼……只好把手里的筷子扔了过去,结果被史爱东拦住一根,另一根咣啷啷落在了地上滚了几圈到了墙根。

“嘛呀这么大脾性,”史爱东倒是乐呵呵的,过去把筷子拾起来扔进厨房的水盆里,顺手又从筷子盒里拿了双新的,“一个月非得来这么两天……”

“我认真的。”

“我也是啊!”

“爷咱能不能有点儿正文儿,说正事儿呢!大不了我回去打开场板儿……”

“行了吧你,干嘛啊,饺子吃多了撑着了?还回去打开场板儿……我都没退呢轮得着你!”

“?!”李云天气得差点儿没把碗给扣了,抬手作势要打人,史爱东这才给他个台阶讨了两句饶,这顿饭才继续吃下去。

挺好的三鲜饺子,不能浪费了。

“你说你都多大了,想折腾明年三宝折腾去啊,跟我这儿来什么劲儿。”

“啊?什么三宝?” 

“你师父没问你啊?”史爱东自然知道这事儿还没告诉李云天——这种安排老郭必然先征求他的意见,但他还是装模作样一幅毫不知情的样子,“就上上个礼拜,还给我专门打电话说半天呢,合着没问你啊?”史爱东皱起眉一幅懊恼的样子仿佛真的跟什么似的。“哎呦你说这事儿办的……没事啊,你要不想跟我上也没事,我替你说,放心我说话你师父肯定听,甭担心。”说着居然就真拿起手机要发信息。

“不是什么玩意儿!我没说不去啊!”李云天一把就把那手机抢了过来,“哪儿跟哪儿了就……”

“你不想换人嘛?没事儿搭档分分合合的都正常……”

“谁想换了我不是怕耽误你吗?!”

……

完蛋。

这都什么话!

越想越恶心。

*******!

李云天这边儿心里直想抽自己嘴巴,史爱东倒是笑的要开出花儿来,还不忘再逗一逗人:“真的啊?哎呦李老师太客气了,其实我无所谓,真的。”

“去你的!少来!”这人就是憋着看他笑话呢!嘛都知道了还跟这儿装傻充愣!

“真的,不逗你,不信你看你师父给我发的信息。”把人逗急了史爱东才算是痛快,高兴地又夹了几个饺子慢慢悠悠吃着。

“那咱跟谁啊?”现在的两组都算是满了,难道有想单蹦的?

“少谢吧……你师父琢磨着再攒一局,具体怎么安排就得看他们了。”

“嗯,再来一个能圆粘子的就差不多了……你怎么都吃了?!给我留俩啊!”

“嗯?”史爱东一脸无辜,“还没吃饱啊?”

“我……那我这白倒醋了!”

“一点儿醋……干嘛还给你弄俩螃蟹?”

“去你的吧。”

财迷头号李云天看着碗里的醋,想想之前自己纠结那么些日子就感到不值,最后鬼使神差端起碗来就喝了一口。得亏这醋里蘸过饺子,留了点儿汤,不然他当时就能给吐回去,可为了自己这点儿所剩无几的面子,李云天还是顺着发酸的舌根子咽了下去。

“嚯,怎么了你,没说定谁呢你跟着吃什么醋啊。”

李云天觉得自己脸上的表情估计挺精彩的,因为史爱东这坏老头儿已经憋不住乐了。李云天实在忍不住扭头去厨房倒水喝,史爱东已经笑得只剩下气音儿,气的李云天“咣”的一声就把厨房门关上了。

今儿必须让史爱东刷碗!

 

不过还别说,他这一口醋算是喝到点儿了,最后兜兜转转走到今年,居然是跟三哥彪哥一块儿走的三宝——全是史爱东的“前任”!美得这老头每次三宝几乎就是站在食物链顶端,回回返场撅人抄便宜一来一个准儿,就没见怕谁。

 

 

——6:00 p.m.

老板端着几个打包盒放到桌子上,他这才回过神儿。结了账回家,一进门李云天就看见史爱东正站在梯子上给客厅的吊灯换灯泡。

“又憋了?”

“没,我看有一个不太亮,可能是接触不良。”

“嗨,又没坏……”这就是吃饱了撑的,后半句李云天没说出来,把炒好的菜一样样放到桌子上,“赶紧吃饭吧,一会儿还得赶场。”今儿又是广德湖广两头跑。

史爱东应了一声,攀着梯子一登登下来,李云天赶紧过去搭了把手,又替人把梯子收到储藏间去。“你说你这少登高爬梯的,回来那脖子又犯。”

去年年初史爱东就因为颈椎做了次手术,他打了快一个月的补丁,又是打开场板儿又是说单口,见天儿往医院跑还提心吊胆的,归齐这人自己倒是觉着嘛事儿没有。

“我就拿下来修着看看。”

史大爷,德云社著名维修爱好者。甭管是长春宿舍的水龙头,哈尔滨宿舍的灯泡,还是南京宿舍的桌椅板凳门窗框子,外带台上的话筒,就没有史爷修不好的。按他们的话,史爷要不说相声,能赚的比现在多。

“拉倒吧你,就是闲的没事儿干。赶紧吃饭,给那儿嘚吧一下午我都饿了。”

一顿饭吃到头,俩人都吃了个八分饱,李云天把剩的拨进盒子里装进冰箱,等着晚上回来再凿吧一口。

 

“时光一去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忆童年时竹马青梅,两小无猜日夜相随。”

史爱东声音低,但是嗓子亮,这会儿一边收拾着桌子一边哼唱着,一首《往事只能回味》还真唱出来点儿不一样的韵味来。

但是李云天不喜欢。

每回返场史爱东唱这个他都特别烦躁——什么破歌儿!乱七八糟的!还两小无猜竹马青梅?这就是公然搞黄色!主办方怎么还没给他投诉了!?

 

但史爱东确实很少开口唱,别人搭档多多少少都会排点儿腿子活,他俩却是例外,一年到头也说不上几回。李云天自觉嗓子还算不差——何况张九龄那样的都敢演黄鹤楼——但史爱东一直不怎么考虑,他也问过几次要不要磨一个,最后也被埋没在接连不断的商演和小园子的演出中。

去年夏天他俩一时兴起演过一回,汾河湾,他到现在都清楚地记得唱柳迎春那几句的时候史爱东的样子——史爷学老娘们儿真是一学一个准儿。

不是魏文亮先生那种天津老娘们儿,也不是郑好老师那种嗑瓜子儿看戏的老娘们儿,而是柔柔弱弱温温婉婉的像是个大家闺秀又带着点儿俏皮的那种。

说不出来具体是什么样,反正李云天就是很喜欢。

只可惜,那次之后,腿子活就被拉进黑名单,直到最近才又被他提起来。

在北京的时候他周六下午会去书馆,那时候史爱东一般就给人打补丁。这礼拜他给杨鹤灵搭架子,也不知道这老头怎么跟那地包天聊的,总之最后填了个汾河湾。

那天书馆散场之后,他才看见杨鹤灵给他发的消息,问他是不是啥时候得罪二位了,自己本对儿不磨活一个个非得都找他使……能给他把汾河湾楔成洪洋洞的,捧的逗的史爷都是第一个。

这一次的滑铁卢之后,这老头回来反复听录音,还是不满意,又琢磨着再来一回。下周他们就去南京封箱了,头两天他不在,史爷正好能跟那地包天再使一回。

这俩碎嘴子。

之前在哈尔滨杨鹤灵给他捧过一场汾河湾,这个嘴碎得他都不想翻包袱,气的杨鹤灵在台上喊——

“再跟你唱我是那个!”

什么人呢!

 

话说远了,就史爱东没事儿哼哼的这黄色歌曲,根本就是不堪入目……不堪入耳!什么玩意儿啊?!都是跟岳云鹏学的!

史爱东自己不说,他还不会看视频吗?这歌他头一回听就是听岳云鹏唱的,在网上一搜,嘿,全是!就说这老不正经的不学好!

后来在他坚持不懈苦口婆心的劝说下,史爱东这才又重新挑了几首歌,最后还不忘拿过来给他“过目”。他看来看去,最后选了一首《最浪漫的事》。

这个歌多好啊!多经典啊!词写得积极向上!旋律优美!比那小黄歌强多了!

虽然最后被这老头儿改的一塌糊涂——美其名曰是包袱。

但是比那小黄歌好!

至少本曲儿是好的不是吗?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

李云天也跟着哼歌,而且哼得十分放肆,专门跑到人耳朵边儿上唱,俩人跟斗鸡似的各自唱各自的,直到最后史爱东被搅和的先败了阵,实在没心思继续唱了,这才算完事。

 

 

——9:00 p.m.

湖广开场广德楼攒底,今天两人的时间还算富裕。换好大褂坐在广德的后台,李云天百无聊赖地刷手机,偶尔群里翻到几张师兄弟的黑照默默按了保存键。

“您的储存空间已满”

看着手机跳出来的提示框,李云天愁得皱了眉——前两天下载了几段老先生的音频而已,这么占地方吗?点开相册看了半天,李云天也没想好删点儿什么腾地方,划拉了几下,忽然就停住了——照片里史爱东一身黑大褂靠在扶手椅上微微抬着头,暖黄色的灯光下光影斑驳,十分的好看。

这是之前他们出差的时候拍的,他当时刚换了手机,兴奋地不知道怎么用才好,于是抓着史爱东给人拍了好几张照片。虽然大部分拍的不怎么样,但这张却意外的不错,以至于后来史爱东还把照片要过去发了微博,而这张他也就一直存在手机里。

算了,删什么,回去换个手机算了。

正想着,前场一片掌声——冯照洋和杨鹤通到底了。站在台口,史爱东习惯性掸了掸大褂,又抖了抖袖子,算是整了装。站在后面的李云天忽然觉得,虽然他一直不高兴史爷万年不变的黑大褂,但似乎就是这件哑光黑穿在这人身上最好看。

“下面请您欣赏相声《学评书》,表演者李云天、史爱东。”

算了,这回小封箱就凑活凑活,也带件黑的吧。

 

什么前任,什么般配;

谁没有初恋,谁没有白月光;

别人再合适,不也是走的走、散的散。

现在站在这人旁边的是他! 

他们一起生活、一起工作,一起出差、一起磨活;

他们台上打过、闹过,台下疯过、玩过;

他们一起合作了五年,还会有更多五年,直到……

 

“直到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

 

-END-


补充:

[1] 2014年12月哈尔滨德云社开业根哥史爷临时合作,2015年开箱官宣搭档,文中以此时间计算。

[2]史爷的维修副业一段出自 20200113南京 冯照洋(单口相声)《德云四队》 视频指路:微博 

(可以收获高度近视高栾组,贼有心眼儿李鹤东,重度拖延张鹤舰,总是被整靳鹤岚,敢死队长孔云龙,极度恋旧李云杰,红绿色盲王霄颐,总是生病陈九品,勤学苦练刘鹤龙,日常练琴范霄琦,维修专员史大爷,我社低谷赵云侠 等)

[3]史爷固定合作过的搭档主要包括:岳云鹏、孔云龙、李鹤彪、闫云达、李云天(排名按时间先后)

[4]相关场次:

20180421哈尔滨 李云天 赵云侠《汾河湾》

20180715天桥 李云天 史爱东《汾河湾》

20190601哈尔滨 李云天 杨鹤灵《汾河湾》 视频指路:B站

20200104广德楼 杨鹤灵 史爱东《汾河湾》 视频指路:微博

20200108南京 杨鹤灵 史爱东《汾河湾》  视频指路:A站

[5]地包天说的是四队杨鹤灵老师兜齿(这里允许我安利一下,唱功真的超——好),属于四队常用外貌哏,比如:

根哥:就他这个地包天,接吻都费劲。

史爷:你跟他亲过?

[6]提及照片微博内容:

德云社史爱东:云天老师照像水平越来越棒了,谢谢了李老师[作揖][作揖][作揖]  

德云社李云天:给钱,快点

内容指路:微博


*个人推荐场次:

20190808三里屯 李云天 杨鹤通 史爱东《扒马褂》 视频指路:A站

(可欣赏到两人的抱抱以及根哥学史爷母亲的一句“爱东啊~”)


最后,感谢各位观看,许久不动笔,感觉生疏很多,从前只写过角色同人,这次写真人同人才意识到下笔更多束缚。

一个虚构的角色的同人可以仔细看剧分析,可以补原著阅读,可以写人物小传,对于空白之处可以自行发挥,但是真人不同。

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对方有着独属于自己的生活经历和成长过程,而我作为一个观众,所能看到的不过是台上台下咫尺之间(原谅没有场下接触演员的习惯所以也没有送过礼物要过签名),除了录像,最多只有微博的只言片语可以供我参考。

所以哪怕前后反复推敲,自然也说不清其中的半点真意,更多的还是自行发挥添油加醋,很多地方肯定不甚如意,行文也难免有谬误不当,还请各位多多包涵,也欢迎评论指正讨论~【鞠躬】

20200114 南德晚场 6-2

1.王霄颐 陈九品《五红图》

有翻新和改编 跟前两天根哥史爷的版本有一定重合 都不错 就是做开场超时了😂

2.杨鹤灵 吴霄泽《四方诗》

也是有改编加工的新词 挺不错的 就是鸵鸟飞这个bug有点大orz

3.张鹤雯 于家伟《论捧逗》

4.李云天 史爱东《学快板》

5.冯照洋 杨鹤通《反七口》

头回看这个活做底活的 但节奏表演都很舒服 不突兀 有点喜欢嗯


20200113 南德晚场加场 6-1

四队“123”专场

1.冯照洋(单口)《德云四队》

港真看节目单我以为是讲四队自己的事儿的,结果没想到冯爷是从一队开始讲的,最后底是四队😂

直到回家看录像我才反应过来这个应该是说(前)四队的意思……

我一定要找到这场的录像回来单独写一篇记录一下,大概是 高度近视高栾组 贼有心眼儿“心眼儿东”(这段冯爷发誓是真事儿)敢死队长孔三哥 爱存东西李云杰 红绿色盲王霄颐 日常生病陈九品 维修专员史大爷 我社低谷赵老六😏

【然而我笑的太开心以至于忘记拍照orz】 

2.吴霄泽 杨鹤灵《乌龙院》

3.王霄颐 杨鹤通 陈九品《扒马褂》

4.李景麒(评书)《隋唐演义》

居然有大哥答应儿子的……根哥高兴的不顾痛风还亮了个相😂

“醒子都能自己来南京啦?!”

5.张鹤雯 于家伟《杂学唱》

今天的节目就没有小于半小时的……谁能想到倒二上来的时候已经差五分十点了😂😂😂

6.杨鹤通 史爱东 冯照洋《酒令》

戏精史爷在线卖萌……可可爱爱

然而我为什么忽然被cue???😳



返场 收获史爷改编版《最浪漫的事》以及冯爷主任小姨的现场演唱【然而我都没听过orz

散场出门差十分十一点……四队可以的😂😂😂

20200111 南德晚场 3-1

1.王霄颐 陈九品《学满语》

2.杨鹤灵 吴霄泽《对春联》

3.张鹤雯 于家伟《规矩论》

【这是一个垫进去一段礼仪漫谈的规矩论……】


4.李云天 史爱东《五红图》

【这场说的太好了吧!!!一句垫话没有但是史爷捧得好卖力气人物立得也好,而且还有翻新包袱……真的好他娘的棒QAQ】


5.冯照洋 杨鹤通《武坠子》


20200110 南德晚场 6-6

1.王霄颐 陈九品《四方诗》

2.杨鹤灵 吴霄泽《诸葛亮style》


3.张鹤雯 于家伟《全德报》


4.李云天 史爱东《下象棋》

5.冯照洋 杨鹤通《买卖论》


20200109 南德晚场

1.杨鹤灵 吴霄泽《同仁堂》

2.李云天 史爱东《山西家信》

3.张鹤雯 于家伟《打灯谜》

4.杨鹤灵 陈九品《学哑语》

5.李云天 史爱东《口吐莲花》

20200108 南德晚场

5桌6号

1.张鹤雯 陈九品《造厨》

2.杨鹤灵 史爱东《汾河湾》

3.吴霄泽 陈九品《打灯谜》

4.张鹤雯 于家伟《学哑语》

5.杨鹤灵 史爱东《百家姓》

20200107 南德晚场

4桌1号

1.张鹤雯 陈九品《写对子》

2.杨鹤灵 史爱东《学哑语》

3.吴霄泽 陈九品《反七口》

4.张鹤雯 于家伟《买卖论》

5.杨鹤灵 史爱东《三节拜花巷》

返场 画扇面-水晶宫 挡谅 锁麟囊-春秋亭外风雨暴 定军山-这一封书信来得巧 叫小番(河北梆子版) 乾坤带-并非是儿臣以小犯上 大西厢-十不闲发四喜巴掌儿太平年云苏调(贴板:史爱东)


另:不知道是因为要封箱所以一个一个全是红大褂,然而南德的死亡灯光配上这个背景不简直让人眼瞎orz

而且这一个一个不一样的红仿佛让我看到了我的化妆包——

张鹤雯:哑光正红带闪

于家伟:亮面牛血红

陈九品:哑光橘红